计算对能源与环境友好

  2017年,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开始加速。谭先生所在公司也要开始数字化转型,在此之前,他们与华为有诸多业务往来,于是顺理成章,他接触了华为云。

  借着华为云提供的AI能力,公司开发了智慧物流、智慧园区等解决方案。华为云帮忙解决了基础架构问题,提供了可靠的基础解决方案,使用者要做的有时只不过是针对具体场景的优化而已。

  “在接触华为云之前,我们其实接触的是传统ICT的一些知识和业务。接触华为云之后,对产品研发何解决方案的快速孵化都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  谭先生说,在华为云上做开发,“任何有基础知识的人都可以轻松加入进来”,而无需掌握精深的编程技巧。而且,遇到不懂的地方,可以随时请教华为云的技术专家,“他们搭建了社区平台,引导我们自己的个人提升”。

  现在,谭先生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云计算和AI领域的开发者,并且受邀来到了9月18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行的第四届华为全联接大会上。

  “全联接大会”是华为一年一度的ToB业务(企业级业务)阅兵场。如今华为手机成了世界瞩目的明星,但其实华为的To B业务,才是一直占据华为总体营收过半份额的“大户”。而且,以芯片、服务器、云计算、AI为主的硬科技,也成了华为维持领先优势的技术壁垒。

  此前,华为已经发布了公司愿景“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、每个家庭、每个组织,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”。在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看来,在智能世界中,计算与联接同样重要:“华为并不只是一个做联接的公司,计算和联接是一样重要的,它们就像孪生兄弟一样。哪里有联接,哪里就该有计算,哪里有计算,哪里就有联接。”

  华为认为,5年后AI计算所消耗的算力,将会占到全社会算力消耗总量的80%以上,我们将进入一个智能计算时代,而这个时代,需要华为和开发者一起来构建。

  在这个黄金十年,摩尔定律将重新找回它的魔力,而软件开发者,将再次拥有影响甚至改变世界的能力。

  当下计算产业面临着空前的危机,这危机并非来自某个公司或者行业的衰落,也并非来自商业以外的种种压力,而是来自计算产业一个基础定律的失效。

  1965年,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·摩尔提出“摩尔定律”,认为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量每隔18至24个月就会增加一倍,性能也将提升一倍。这成了科技行业发展“自我实现”的预言。从电脑到手机,再到其他智能设备的演进,都与这一定律息息相关。

  今年年初,英伟达CEO黄仁勋在CES展会上称:“摩尔定律过去是每5年增长10倍,每10年增长100倍。而如今,摩尔定律每年只能增长几个百分点,每10年可能只有2倍。因此,摩尔定律结束了。”

  如今,芯片组件越来越小,已经接近单个原子的规模,要实现每两年将晶体管数量增加一倍,性能也提升一倍,其成本变得越来越高,技术上也会变得越来越困难。过去五年,通用CPU单核性能平均每年提高不到10%,已经在瓶颈处很久。分析师帕特里克·莫尔海德认为:“摩尔定律早已失效这对整个科技行业将是灾难性的。”

  但在华为Cloud & AI产品与服务总裁侯金龙看来,计算行业依然有机会重回摩尔定律的辉煌年代,只不过钥匙不在晶体管里,而在计算架构创新上。

  “充裕、高性能、多样性、绿色、触手可及的算力将是智能社会发展的动力。”侯金龙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  侯金龙指出,计算产业的变化主要呈现出以下四大趋势:从数据中心到计算中心的转变,端和边正驱动计算架构的创新,计算对能源与环境友好,计算架构持续创新。

  数据中心以前的主要任务是存储数据,但数据需要被使用才有价值,而使用的第一步是计算数据。因此,数据中心正在逐步演变为计算中心,在华为云的数据中心里,服务器成本占比超过60%。

  行业对AI算力的需求也愈发惊人。2012年到2018年,AI算力消耗增长30万倍,如今每年的增长也超过10倍,远远超过摩尔定律的预期。

  基于此,华为先是推出了鲲鹏和昇腾芯片,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,又推出了Altas900等AI计算产品。Atlas900是由几千颗昇腾处理器构成的训练集群,华为宣称,这是目前全球最快的AI训练集群。同时,借助架构创新,华为可以将简单的计算放在终端进行,而复杂的计算则送上云端,计算效率可以提高80%。

  “鲲鹏+昇腾”是华为引领计算产业迈入新时代的最重要的标签。华为将按照“量产一代、研发一代、规划一代”的节奏继续大力投资芯片,持续演进,后向兼容。

  “鲲鹏+昇腾”的出现,让华为彻底打通了计算架构领域从芯片到开源操作系统、数据库,直到AI计算框架的全链条,通过软硬协同真正释放出算力的潜能。这也让华为“一云两翼双引擎+开放的生态”的产业布局最终落地成形。

  “一云”是指华为云,通过全栈创新,提供安全可靠的混合云,成为生态伙伴的黑土地,为世界提供普惠算力。

  “两翼”指智能计算业务以及智能数据与存储业务。在智能计算领域,面向端、边、云,提供“鲲鹏+ 昇腾 +x86+GPU”的多样性算力。在智能数据与存储领域,融合了存储、大数据、数据库、AI,围绕数据的全生命周期,让数据的每比特成本最优、价值最大。

  双引擎指围绕“鲲鹏”与“昇腾”打造的两个基础芯片族,构筑异构的计算架构。

  人工智能是未来,而算力是人工智能的基础。根据Gartner统计,预计到2023年,计算产业的规模将超过2万亿美元。计算产业正迈向黄金时代。华为的产业布局正成为这一时代的基础。不过这只是第一步,一个繁荣的时代,必然要有着成千上万的参与者,必然要有一个开放的生态。

  2015年第一届华为全联接大会上,华为便推出了“沃土”计划,计划在五年里投入10亿美元,提供开源开放的产品、工具和接口,扶持、帮助开发者探索数字时代的技术与商业创新。

  凯恩斯说:“事实改变之后,我的想法也随之改变,你呢?”如今,华为已经有了很多的演进,正转变为融合软硬一体协同创新驱动的公司,沃土计划,也升级到“2.0”。

  而且,在四年前,人工智能还是研究所与实验室里的尖端科技,普通人只在科幻小说里偶有认知。但现在,它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并将彻底改变我们的未来。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清未来的样子,不过也无需去说清,未来需要众人一起去创造。

  企业在协同创新这条路上能走多远,并不单单取决于公司自身,也取决于开发者的能力和探索,取决于构建的生态。iPhone的成功,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构建了一个丰富多元的开发者生态,充分发掘了手机硬件的潜能。华为也早已知道,技术架构和产业布局都需要有开放的生态来支持。

  计算产业尤其依赖生态,也需要全球协作。而且,算力已经成为华为提供的重要服务,倘若没有生态场景承接算力,那么再强的算力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。

  在X86等传统平台上,摩尔定律的失效已经无可逆转。然而,华为等公司搭建起了新的平台、新的架构,在那上面,硬件性能和算力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越摩尔定律的预测,不论对于华为还是对于开发者而言,都是一个新的机会。

  华为Cloud&AI产品与服务CTO张顺茂称,在过去五年里,华为的通信技术、IT、云和芯片等产品、服务和算力,都实现了开源。

  华为以极高的开放度拥抱开源社区,不仅将自己的项目和研究成果贡献给开源社区,同时也积极捐助开源社区,最近也将自己的战略级产品方舟编译器、鸿蒙操作系统、鲲鹏硬件参考架构等开源出来。

  而且,华为在全球建立了21个OpenLab,开通了开发者社区和华为云学院。围绕鲲鹏技术体系,华为建立了鲲鹏社区,涵盖了软件生态、产品服务、解决方案、应用市场、合作计划、鲲鹏论坛、学习认证、鲲鹏实验室等版块内容。

  相比1.0计划,华为沃土计划2.0细分开发者为四类:高校科研机构、个人开发者、初创企业、企业开发者,对不同的开发者会有不同的激励和扶持。比如针对高校研究机构,华为便与其共同开发AI课程,帮助出版图书和教材,支持人才培养及科研探索;并帮助高校和科研机构建设AI 学院、研究院,协助建设人工智能实验室,协助参与教育部 AI 相关的产学育人项目。在此次HC 大会上,华为云也正式发布了昇腾系列的第一本教材《昇腾 AI 处理器架构与编程》,助力高校及科研机构对底层计算的研究。

  张顺茂说,要让“上计算机课第一堂课用的就是鲲鹏,进实验室第一场实验用的就是昇腾”,这样学生一出社会就理解了鲲鹏和昇腾,一下产生那么多有基础的工程师,鲲鹏和昇腾的生态占有率就会迸发式成长起来,所以“对实现500万开发者(的目标)很有信心”。

  当开发者手上有了更多的算力,他们也就有了改天换地的力量。不论基因测序,还是拍摄黑洞,背后都需要海量的数据,需要精巧的算法,也需要强大的算力。如果说前两者是精妙的武学功法,算力便是《九阳神功》。

  企业开发者也需要抓住时机,通过华为的生态开始转型。当下,几乎所有行业都面临数字化转型,而人工智能将成为下一代产业的关键方向,这是未来最重要的竞争能力。四十年前,晶体管给了硬件开发者巨大的机会;十年前,iOS和安卓给开发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;如今,当摩尔定律重回黄金年代时,开发者可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,而华为已经为所有的开发者准备好了一片沃土。

  “我希望自己能成为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实践者,”谭先生说,“对华为云的话,希望它能提供更多更好的行业解决方案和指导方向。”

相关文章